一百块连码是什么样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信息公开目录 >专栏 >图片专栏 >正文

玉林市玉州区:一抔文化的沃土 一片希望的田野

发布时间: 2016-09-12 16:03 来源:玉林新闻网-玉林日报 索引号:007942025/2016-01069 背景颜色:

寒山在玉林人的心目中分量极重。

它是一座有着两千多年人文历史的山岳,是玉林八景之一,更是玉林传承最久、影响力最大的地方庙会活动——“寒山诞”的举办地。

按照故老相传的规矩,每年的寒山诞分为三个诞期,届时不但在寒山,在全城的许多村落、社区也都会举办庆祝活动。每逢此时,传统民俗艺人纷纷登台献艺,无论是舞龙舞狮,还是吹吹打打,?#27492;?#31895;犷喧闹的庙会演出,却是玉州区民间文化艺术的大展演。

唱采茶、唱山歌、唱?#21495;!?#33310;犀头、扭秧歌、撑旱船……不经历“寒山诞”,就不知道这座?#26377;?#20102;千年的古州城民间文化积淀之丰厚。

这是玉州区民间文化结出的一颗硕果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由此出发,梳理民间文化蓬勃发展的文化脉络。

非遗名录上的“桂东南交响乐”

玉林八音,又称桂南八音、吹?#35759;?#21561;六笛,是玉林唯一的吹打乐。它源自秦汉时期宫廷和军中的吹鼓乐,至明末清初传至玉林,由中原古乐以及桂东南民间音乐融合而成。

这是一种特色鲜明的民间音乐,一般要由6到8个人组成一班,以8种乐器表演,曲调优美、嘹亮,风格热烈、欢快,具有丰富的音乐表现力。音乐界同仁为此给它取了个非常形象的雅号——“桂东南交响乐”。

在2012年之前,几乎没人会想到,这种在玉州区的社区和农村寻常可见的民间艺术,会被选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谈起“玉林八音”,不得不说一个和八音艺术相伴大半生的人——庞伟元。

庞伟元退休前曾是玉州区文化馆的工作人员,他从13岁起就跟伯父学习八音演奏,?#20004;?#24050;经有50多年。说他是对玉林八音最熟悉的人并不为过。

谈起八音,庞伟元兴致高昂,他说起自己的学习经历,说起八音的八种乐器,说起那些?#37327;?#20256;承下来的乐?#31069;?#35328;谈之中充满了对八音艺术的热爱。

这份热爱有?#36947;?#21487;证。

原本,八音广泛地用于民间新居落成、婚娶、丧葬、祝寿、开业、节庆、迎宾等民间、民俗活动,也为舞龙、舞狮、民间?#38750;?#33310;蹈伴奏,还在群众文艺舞台上表演。

然而,八音作为玉林最有名的民间艺术曾经被严厉禁止,八音艺人纷纷改行,乐器、乐谱都?#27426;?#24323;。

1977年,庞伟元结婚。他翻箱倒柜?#39029;?#34255;了许久的唢?#29275;?#36225;着喝完喜酒亲友散去,毅然地一口气吹了个痛快。

为这事,庞伟元居然直?#20248;?#21040;公社去跟干部们评理,愣是说动了对方,总算获得了公开演奏八音的“特权”。

那时的庞伟元没有想到,他的一声唢?#29275;?#25104;了玉林八音复兴的前奏。

“没有旧哪来的新?我们是从旧的时候发展到现在,所以不能忘了本。”庞伟元后来进入玉州区文化馆工作,从此开始为八音艺术整理

收集历史材?#24076;?#26368;终成功推动玉林八音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能文能武 民间艺术有高人

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,玉州区民间艺术的故事还有很多。

被评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“州珮功夫”,传说是数百年前,由一位南少林僧人传于居住在玉州城北的苏昌垂一族,从此在玉州

扎根生长,派生出武林庄、长胜居、义勇居、浩然居、爱国堂、明善堂、庆善堂等“一庄三居四堂”的武馆格局。

现为武林庄掌门人的苏华东,是“州珮功夫”始祖苏昌垂的十三代嫡传后裔,他从7岁开始习武,多次参加全国、全区的武术?#28909;?#24182;摘得奖牌。如今他已50多岁,拳脚功夫仍然不凡。

苏华东热爱传统武术,发扬传统武术,但并不?#24515;?#20256;统的框架。在特别报道组采访过程中,他亲自上阵,表演了一路以《弟子规》、《三字经》?#28909;?#23478;经典为口诀的拳法。

“因为现在很多人不仅仅想要学武,他们更想通过学武来接触传统文化,所以我就?#39068;?#20123;经典文化融进武术里。”

相比于苏华东的“武行”,玉州区仁东镇鹏垌村农民陈武?#20197;?#26159;“文行”里的高人。2003年,还在开三轮车载客的陈武钜编写了他的第一出小品《花缘》,一不小心赢得了村民的满堂彩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,成了远近闻名的农民编剧。

在陈武钜家中,老陈向特别报道组?#25925;?#20102;他积累多年的创作手稿。年代久远,其中很多手稿已经发黄变色,但上面的字迹、删改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辨。

据陈武钜说,他白天忙着干活,只有晚上才有空创作,有时候白天灵感来了,随手拿到什?#31895;?#24352;就会开始记录,有时甚至会趴在拖拉机的方向盘上创作。

这几天老陈正在创作一出叫做《美丽?#20197;啊?#30340;作品。“主要讲的是清洁乡村的故事。”老陈随后?#20013;?#21621;呵地加了一句:“?#29275;?#26159;个爱情故事。”

让每一颗庄稼都能结出文化的食粮

眼下正是春耕农忙的时候,在玉州区仁厚镇下罗村,村民陈志莲不但顶起了农业生产的“半边天”,也撑起了文艺演出的“半边天”。每天干完农活,她都和文艺队员们赶到镇上的舞蹈?#36951;帕方?#30446;,为不久后的当地庙会活动做准?#28014;?/span>

“我们的文艺队叫‘腾飞文艺队’,都是跟我一样30岁左右的年轻人组成的,到现在已经有两年了。”陈志莲介绍道。

仁厚镇农村文艺活动开展得非常丰富,几乎每个村都建立了一支以上的文艺演出队,大家同在“文艺圈”,难免要竞争一下,陈志莲的

腾飞文艺队因为节目新颖,闯出了不小的名气,多次应邀到其他村演出。

“我觉得文艺演出是一件好事,不但能?#22303;?#36523;体,能让村里人多交流,还能提高自身素养。”

记者有些好奇地问她,是怎么知道文艺活动能提高素养的。

“因为我的素养就提高了啊。”陈志莲略微有些腼腆地说,“现在参加了文艺队,成天唱歌跳舞,开心得很,都不想跟别人吵架了。”

不仅仅是仁厚镇,在玉州区的农村基层,文化硕果人人共享正在成为现实。这里的每一颗庄稼都在结出饱满的文化食?#28014;?/span>

目前,玉州区共有村(社区)文艺队177支,曲艺社、八音队以及太极拳队、健身腰鼓队、秧歌队、?#21621;?#38431;、气排球队、龙狮队等团队150多支。每年组织开展“平安玉州·和谐?#20197;?rdquo;文艺巡演、“文化进万家·共筑中国梦”送戏下乡、“南流欢歌”等文艺演出共300多场次。

文化,萌芽于民间的土壤里,又回归到广阔的田野中,孕育新的生命力。在迈向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进程中,对于民间文化的重视,对于人人共享文化成果的期盼,是推动我们前行的不竭动力。

玉林日报《玉林文化地图·玉州篇》的报道行程就此暂告一段落,对于玉州文化更全面深入的观察和思?#36857;?#29305;别报道组将在接下来的文化特刊中予以展现。

 

一百块连码是什么样